給這豐收的季節續上一曲優美醉人的讚歌

秋天是多記憶的。這不,看著超市裏一一陳列的鴿蛋大小的青棗懷孕飲食,我就禁不住懷想起老屋門前那棵蒼勁的棗樹來。此時,棗樹下應該聚集了一群頑皮的孩子,他們耐不住性子,早早地便使出渾身解數,或爬上樹搖,或用竹竿敲,更有頑皮者,竟用自製的彈弓來打,不管怎樣,他們最終都會嘗到甜頭的。每每這時,外婆就會走出來,彎下腰去撿拾他們落下的那些帶著腥草味兒的青棗,然後用清水沖洗乾淨,放入鍋中煮熟後便拿給我飽嘗一番。這已是十幾年前的事了,那棵棗樹也早早的便被鋸掉了,我也只能憑著記憶去懷念它的墨灰色且凹凸起伏的軀幹了。

記憶是頑強的,尤其是在這月正滿、蟹正肥、桂花皎潔的初秋時節。這時,雖說天氣還不是十足的涼爽,但我們都知曉這一時的炎熱只是那紙老虎,是那秋後的螞蚱,也蹦跶不了幾天的。在這碩暖的季節裏,我便又想起那枝枝掛滿金果的柿樹了。想到柿樹,便自然會想起那些個淘氣可恨的麻雀兒。這些淘氣鬼定是在枝椏間稱心地踱著步呢,踱著踱著便會東啄一口西啄一口的,隨後留下幾個嵌著窟窿的傑作便起躍騰飛了。惹得大人們很無奈地把一個個青柿用塑膠袋牢牢地套住,當然的,還是會留下那些高的套不著的。等到這些桔黃誘人的果子把枝椏拉墜得沿著弧線搖搖欲落的時候,大人們便在一個爽朗的早晨,提著竹籃,將這些肥碩的柿果收囊籃中,以備日常美食之用。

我不知為何有人說秋天是肅殺,是悲涼的,即便養陰丸秋沒有春的盎然生機,沒有夏的茁壯繁盛,但總強於冬的枯槁凋零,更何況秋還是成熟與收穫的代表。於四季中,我還是偏愛秋的。且不說秋是收穫喜悅的時節,就單從它的季節景色上論,那也是情趣無限的。試想著,在一個秋日的黃昏裏,一人獨立門前,透過樹葉們青黃參半的倩影,來欣賞夕陽欲落時的萬千世界,你是否也會感歎: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!在季節氣候上,秋天可算是上等的享受的時候了。它沒有春的困意綿綿,也沒有夏的灼灼炎烈,更沒有冬的寒氣逼人,它有的只是涼爽與嫩暖的快意。秋高氣爽的天空下,你總是愉快地做著你想做的事,根本不必擔心炎熱和寒冷的襲擾。所以,於這樣可愛的秋天裏,你還忍心說它是蕭條與淒涼的嗎!

我還是偏愛秋的,就像此刻,隔著由鐵框圍著的窗戶,望向蔚藍如碧海樣的青天,柔軟似棉絮狀的淡雲,還有那一抹淺淺的淡金色的且裹挾陣陣花香的陽光。在這樣靜暖的午後,你又怎能不彌漫出多慨的情緒呢?

當然的,秋天最活潑可人的還是那些悠閒自在的秋蟲了。家鄉的田dermes 價錢野間,這時候定是滿耳朵的蟲聲了,它們齊聲合奏,聲調高低協勻,音速疾徐間歇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